新九江市中医医院
九江学院附属医院
九江市第一医院
九江市妇幼保健院

为图过年热闹将农村文化礼堂当成舞台

记者 朱淳兵 余振华
字体:
2015-03-08 15:14
来源:浔阳晚报
瑞昌市多地上演“村晚” 所有节目都是自编自导自演  老人孩子都是演员

(晚会现场)

(村民集体合影)

    [九江新媒体JJXMT.CN]每年春节,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总是会如期在中央电视台上演,仿佛就是中国人年夜饭一道必不可少的文化“大餐”。近年来,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的不断提高,为图过年热闹,大家不再把央视春晚当成唯一,他们充分利用自身的条件,自编自导自演,在文化礼堂、文化庭院办起了“村晚”。今年春节,在我市的桂林、码头、花园、洪一、高丰等地,群众性的“村晚”就充满了热闹祥和的气氛,他们自编自导了小品,诙谐的话语和夸张的动作,将许多春节热衷于“搓麻”的人们带离了麻将桌。
 
    A、“自编自导自演‘村晚’,就是为图个热闹”
 
    2月22日(大年初四)晚上,在桂林街道办事处永积村温家组的祖堂上,随着一阵优美音乐旋律的启动,一场由当地返乡农民工自编自导自演的“村晚”正式上演,整个堂屋挤满了观众,场面热闹非凡,年味十足。
 
    晚会上,所有包括舞蹈、时装秀、情景剧、戏曲等节目,都是由当地村民自己演绎,村民们自己担当主角,并向在场的观众送上农村优秀传统文化,节目中,有的是讲述着农民身边的故事,有的是唱响了现代好声音。
 
    除了精彩的文艺节目外,有的村民还将这场自编自导自演“村晚”节目拍成视频,除了留住一份记忆外,还祈盼新的一年生活更加幸福安康。
 
    “我们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村晚’,虽然质量并不算高,但毕竟是自编自导自演,目的就是为了图个热闹,增加过年的气氛!”永积村党支部书记罗立良高兴地告诉记者。
 
    罗立良还告诉记者,办“村晚”村里除了出场地外,基本上没出什么钱,但是效果却很好。
 
    “我们村平时就十分重视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村里的舞蹈队、腰鼓队、戏曲队等平常的活动也很多,但都是村民自娱自乐,而‘村晚’把大家聚集到了一起,乡亲们在一起乐呵乐呵,又热闹又喜庆!”罗立良笑着对记者说,“有了‘村晚’,受这些高质量节目的熏陶,村民说脏话、不文明的现象减少了,从而提升了村民的凝聚力。”
 
    B、“村晚”节目包罗万象,文化礼堂成了舞台
 
    无独有偶,就在永积村上演“村晚”的前的大年初三,一场精彩的“村晚”在我市花园乡南山村泥塘山自然村上演。这场由村民自己编创,自己表演的“村晚”,还吸引了附近村庄近千名观众到场观看。
 
    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泥塘山自然村是个山头村,共有60多户人家300余人口。近年来,随着国家集镇建设的力度的加大,该自然村大部分家庭迁居城区,只有少数几户人家还在留守。
 
    为了让留守的家庭一起过一个热热闹闹的新年,春节前夕,长期在北京务工村民徐勋民、徐尤柏、徐振天等人决定组织策划一场“村晚”,让所有搬迁到外地居住的村民全部返回老家过上一个愉快的春节。
 
    大年初三中午,在泥塘山自然村公共的祖堂上,23桌年饭成正方形排开,当天,300多村民没有一个缺席,全部到场喜宴,大家欢歌笑语,又回到了多年前的浓浓乡情中。
 
    下午,就在村礼堂戏台上举办了丰富多彩的联欢会,精彩的节目除了传统的唱歌跳舞外,还增加了跆拳道、变脸、魔术等艺术性节目,所有节目都由徐勋民导演,当天徐勋民11岁的大儿子徐子康和7岁的小儿子徐友友也参加了演出。
 
    据了解,一场“村晚”也要花费不少钱,算上灯光、乐器、音响、化妆等费用,泥塘山自然村办一届春晚大约需要花费近2元。
 
    “钱不是问题,我们泥塘山自然村在外务工当小老板的人很多,所有资金都由在外务工的村民自愿集资而成,不花公家一分钱。”徐勋民笑着告诉记者。
 
    C、各种节目异彩纷呈,老人孩子都是演员
 
    不仅是桂林街道办事处永积村、花园乡南山村,在高丰镇青丰村、洪一乡王司畈村等地,“村晚”一场接一场。
    
    “村晚”除了唱歌、跳舞、小品等一些传统节目外,他们还融合了当地保留的采茶戏、黄梅戏等地方剧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为观众带来一场名副其实的视听盛宴。
 
    “以往,全市性的晚会一般都会在城区艺术中心举办,对广大农民来说,能到现场看当地‘春晚’往往是一种奢望。而农村文化礼堂的建成,为农民群众开展节庆礼仪、乡风文明、教育培训、文体娱乐等活动创造了良好条件,成为了当今瑞昌的农村文化新阵地。”罗立良对记者说。
 
    “此次依托农村文化礼堂举办‘我们的村晚’活动,把舞台直接搬到了农村,让农民群众在家门口就能观赏到自己的乡村晚会。”徐勋民也告诉记者。
 
    听说要村里要办“村晚”,制作的晚会策划书刚一出台,村民们的积极性就提了起来,都踊跃报名参加,尽管春节期间天气比较冷,“演员”们一个个热情高涨,为了演好一个节目,村民们往往都是在各自的排练场所轮番上台。
 
    “现在农村吃穿都不愁,就是缺少文化生活,”罗立良说,“咱自己搞的春晚,能让大家念叨一年,这要比看中央台的春晚还有意思!”
 
    “年轻人都在外面上学或者打工,以前过年回了家都窝在家里玩电脑。”徐勋民说,“咱搞个晚会,让村里人都出来转一转,就是图个热闹!”
 
    “我们或在家务农,或在外打工。但每逢春节,我们就会不约而同地从四面八方赶回家,不仅仅是为了与家人团聚,更是为了和父老乡亲演一出春节联欢晚会,大家既是演员又是观众。在舞台上,彼此尽情地唱着跳着,似乎在将过去一年的艰辛抛在脑后,将新年的祝福传递四方。”徐振天也笑着告诉记者。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我是网站编辑,网站事务点我联系 - 提供新闻报料,点击这里联系我 - APP、微博、微信、新媒体业务合作点我
融合微博、微信、APP新媒体全平台的九江地区门户网站! 九江新媒体 JJXMT.CN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九江视窗传媒有限公司 - 赣ICP备13004140号 -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