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江市中医医院
九江学院附属医院
九江市第一医院
九江市妇幼保健院

他用传统的中医知识为患者治理疑难杂症,不少人慕名前来看病

朱淳兵
字体:
2014-10-23 15:25

     [九江新媒体JJXMT.CN]时而用艾灸帮人治疗腰腿痛,时而又用中药帮人调理身体……在瑞昌市区的一家康复堂内,等候老中医周庆平推拿的患者络绎不绝。周庆平告诉记者,随着市民养生、健康知识的不断提升,对中医的需求也在不断加大,他的“粉丝”也是日益增多。然而,让他感到担忧的是,自己的平生所学无法得到传承。

    因为家庭穷曾经想当“剃头匠”
 
    1950年出生的周庆平,是瑞昌市南阳乡排砂村人。因为兄弟姐妹多,在家排行老大的他,初中没毕业就回家务农。1974年,24岁的周庆平由于家里实在太穷,没人愿意上门提亲。
 
    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周庆平向父亲提出想去学理发,当个“剃头匠”混口饭吃,父亲也赞成他的想法,就向大队革委会提出申请。可是得到的答复是:因为他爷爷是富农成分,富农的子孙不能学艺。
 
    学艺不成,让周庆平痛苦不已。不久,通过亲戚介绍,相邻的湖北省阳新县木港公社有一名姓陈的老中医,医术远近闻名,因为只有一个女儿,想招一名女婿上门,并把医术全部传授给“未来的女婿”。
 
    考虑到周庆平与陈师傅女儿的年纪相当,父亲周宇基也不想让儿子在家受穷一辈子,就同意了这门“亲事”。
 
    苦学中医知识,得到师傅喜爱
 
    因为女儿正在读高中,陈师傅安排周庆平跟自己学习中医,还教授一些疑难杂症的治疗和保健。由于周庆平勤奋好学,深受陈师傅的喜爱,他很快就掌握了陈师傅传授的中医知识。
 
    1976年秋天,陈师傅的女儿高中毕业,偶尔在父亲的店里帮忙打杂,平日与周庆平以“师兄妹”相称,两人相处也非常融洽。当时,陈师傅所在的村里有许多外来知青,其中一名来自武汉的知青就住在陈师傅家。也许是知识的相近,该知青特别喜欢陈师傅的女儿,小师妹也乐意与这名知青一起畅谈革命理想。
 
    不久,这名知青提前返城,小师妹竟然与这名知青“私奔”去了武汉。遭遇感情打击的周庆平,并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含泪跪在师傅面前表示:“我不能做您老人家的‘女婿’,但我可以做您的‘儿子’,师妹出走了,就让我来替您老人家养老送终。”周庆平的这番话,让老中医夫妇感到很欣慰。
 
    自小师妹出走后,周庆平又继续在老中医家里学习一年。1977年,周庆平回到老家南阳乡半医半农地生产生活。
 
    排砂村是个山沟村,交通十分不便,村民平时看病,要步行到几公里外的南阳公社医院就医。周庆平回家后,曾经梦想在村里当一名赤脚医生,又是因为爷爷的成分问题没当成。
 
    虽然没当成医生,但一些经济困难的穷亲戚患病,没钱进医院就找周庆平帮忙,他从来不收钱。渐渐地,大队里的一些社员听说他能治病,也主动找上门来,时间一久,周庆平的名气越来越大。
 
    因为疗效好,很多人慕名找他治病
 
    周庆平学的是传统中医,主要靠刮痧、针灸、推拿按摩、拔罐、药物外敷等治病,疗效极好,经当地百姓口碑相传,慕名前来的人越来越多。经过多年摸索,周庆平不仅攻克了椎体病变引起的运动神经系统障碍无药可医这道医学难题,还获得了高级按摩师的职称。
 
    2001年,在众多“粉丝”和亲友的要求下,周庆平决定与妻子柯水荣一道走出大山,来到瑞昌市区的兵马垄附近开起了第一家康复堂,不料刚开张就受到当地市民的追捧。2008年,周庆平又将康复堂搬到青龙路边街,虽然地理位置较偏,因为收费合理,主动找上门来的人却越来越多。
 
    走进周庆平的康复堂内,一股艾香味扑鼻而来。记者看到,仅10平方米的店堂,被一张布帘隔开成前后厅,10多名中老年患者在前厅一坐,就挤得满满的,显得有些“门庭若市”。
 
    “我的腰椎间盘突出许多年,跑遍了省内各大、中医院,效果总是不理想。3年前,听说周师傅治疗这方面有一套,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找他,周师傅用针灸和推拿的方法给我治疗,几个疗程下来,竟然不痛了。”来自横港镇清湓村的陈坚告诉记者。
 
    “我过去双手痛、麻、胀,晚上像触了电一样,钻心地痛。医生说我患了脉管炎,西药无法治愈,只能给些止痛药,实在没办法时,再做手术。可是请周师傅诊治,只做几次针灸就痊愈了。”来自范镇的患者张桂枝告诉记者。
 
    盼望平生所学的中医知识有人传承
 
    “中医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瑞昌城区有多家中医诊所。可如今,纯中医诊所几乎没有了。”周庆平告诉记者,中医行业萎缩得太快了,学中医的人也越来越少,代之而起的是随处可见的西医诊所。
 
    “中药制剂是中医简、便、廉、效的典型。许多中药制剂,虽然价格便宜,却没有纳入医保报销范围,”周庆平说,“不能纳入医保,就成为医院中药制剂发展的‘拦路虎’”。以活血贴膏为例,贴在患处,效果非常好,价格又便宜。由于它没纳入医保,很多人就宁愿去开贵的、医保能报销的西药。
 
    更让周庆平感到担忧的是,中医药学前途堪忧。“中医不像西医有量化的标准,中医强调传承和实践,成长周期长。一个西医毕业生3~5年就可以在临床上发挥作用,而中医往往要到35岁以后。加上患者喜欢找老中医看病的传统思想,更是延长了年轻中医师的成长周期。”周庆平说。
 
    周庆平告诉记者,因为中医的成长周期长、收入低,地位又不高,很多人半途而废,传统的中医学面临无人传承的危险。老中医在消失,年轻中医在转行,人才在流失,新鲜的血液又无法注入,这些都导致了中医人才队伍青黄不接。
 
    周庆平认为,中医与西医不同,讲究平衡、整体,辨证施治,不仅是医术的传承,更是一种文化的传承。“如果有谁愿意学习,我将把平生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周庆平说。(朱淳兵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我是网站编辑,网站事务点我联系 - 提供新闻报料,点击这里联系我 - APP、微博、微信、新媒体业务合作点我
融合微博、微信、APP新媒体全平台的九江地区门户网站! 九江新媒体 JJXMT.CN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九江视窗传媒有限公司 - 赣ICP备13004140号 - - RSS